<strike id="bh1pj"></strike>
<span id="bh1pj"><i id="bh1pj"></i></span>
<strike id="bh1pj"><i id="bh1pj"></i></strike>
<strike id="bh1pj"><i id="bh1pj"></i></strike><strike id="bh1pj"><i id="bh1pj"><cite id="bh1pj"></cite></i></strike>
<strike id="bh1pj"><i id="bh1pj"></i></strike>
<strike id="bh1pj"><ins id="bh1pj"></ins></strike> <strike id="bh1pj"><i id="bh1pj"></i></strike>
聯系電話:

+86 177-6296-4503

新聞熱點
公司快訊

首頁 > 公司快訊

納斯達克新生代科技企業的泡沫危機

科技股泡沫纏身嗎?對此,大家意見不一。但是不可否認的是,該行業初創企業數量暴漲,并且羽翼未豐的它們接連獲得高估值,而這些境況確實加大了投資難度。為此,當投資顛覆式創新時,一雙慧眼顯得尤為重要。

事實上,現在科技投資的境況是完全把新生科技企業當成搖錢樹。相關數據表明,成立不及4年的上市科技公司經歷了近9次的正式估值(創40年新高),而其對應的老股份價格已經大漲。

為了深入研究這種新生代勢頭,我們搜集了一系列(價值不低于10億美元但上市不高于4年或者仍然是私人控股的)年輕科技企業的信息。(估價超過10億美元的公司占了納斯達克市值的90%以上。)首先看看納斯達克新生代,真正的明日之星就在其中,下一個蘋果、亞馬遜和谷歌的冉冉升起只是時間問題。

保守估計,目前年輕的公司所占比例(在估值超過10億美元企業中)為1/3,僅僅超過20世紀90年代末期的水平。不過有一個醒目的區別,相比于2000年第四季度的峰值:8%(或者6%),私人控股的初創公司數目飛漲至67,或者說是一半孵化機構下的企業均為私人控股。而很多投資者可能沒有察覺到這一重要的趨勢,即科技市場部分不透明情況。

科技泡沫,抑或資本泡沫

多虧了風投資本的慷慨注入(到2014年終其年流入量達到260億),這些科技新生兒才能當作掌上明珠,資本也相對富余。準確來說,這是14年里年流入量最大的一筆,超過了1999年220億美元的水平(盡管它只有2000年劃時代的520億美元的一半)。與此同時,上述新星充分利用了如此良好的融資環境。粗略地講,在過去12個月里82%的私人初創企業進行了融資,從去年同期這個比例是62%。

同時,融資渠道也日趨完善,資深風投家、孵化器和天使投資人組成的多元化生態系統成為其堅實后盾,當然私募股權基金的來源方(也就是那些追求高回報率的)個人投資者也囊括在內??梢哉f,該融資主要吸引力在于接觸到基于網絡快速發展的下一代企業。盡管公共舞臺上的網絡公司數量只占所有科技企業的13%,然而它們卻在新生代上市公司中獨領風騷,78%的份額讓其他類型的企業望塵莫及。

網絡股溢價合情合理嗎?

在這個真正推崇變革性創新的時代,我們能夠理解網絡衍生物的吸引力。歷史上,網絡股一直保持高額溢價(對比于其他科技部門),尤其是那些能在有限資本的基礎上快速擴張(以強勢的網絡影響為后盾)的年輕企業。但是我們也很關心那些新生代企業的估值,特別是在私人市場。因為歷史表明,這種投資的長期獲益幾率極度小。

在我們的分析當中,一般的上市科技股至少經歷了8次估值(已經超出了幾年前互聯網泡沫時的最高記錄)。然而,私人控股的初創公司的估值次數還要多,平均接近25次。兩者結合起來,次數高達15次,這也成了未來投資成功的一大攔路虎。

要知道,風投界的風吹草動直接影響了公開權益市場。那些新生代企業有的可能是明日之星(在首次公開募股時一炮走紅),有的會成為現在已上市的科技公司的并購對象。但如果大型上市公司仍舊恣意妄為,花錢如流水,那么私募市場的科技泡沫決不是危言聳聽。更何況,在2014年新成立的科技公司中僅有17%的能在首次公開募股時保持盈利,也就比2000年互聯網泡沫時的14%高了一點點。而對很多人來說,這顯然不是個好消息。

為創新撒一張更大的網

那么投資人如何才能在各種投資組合中挖到真正的顛覆式創新?我們覺得關鍵還是要為創新撒一張更大的網,并且積極探索未知邊界。如今,技術指標和IPO渠道都表明創新主要集中在互聯網領域。但這也不盡然。盡管有些成功的網絡公司確實比較容易脫穎而出,但創新應該說是無處不在,研發飛機新材料的Hexcel(復合材料界巨頭)、致力于無人駕駛汽車發展的Mobileye、研究人類基因組序列的Illumina以及鉆研電子設備電池的松下無疑是其縮影。

當然,綜合的研究方法才能有實效。如果僅從自上而下的角度看問題,走入過于關注年輕且發展快速的網絡企業,忽視其如泡沫般的估值的誤區無可避免。反之,自下而上的觀念引導我們謹慎選擇,并限制(或幫助)大家避免對接觸創新系統的過度看好。這就是是識別公司是否具有真正的變革力和潛在豐厚回報的最佳方法。